舒夜夜夜夜

全职漫威SPN粉,没有CP洁癖,欢迎各种邪教安利ˊ_>ˋ

Peter的问题【父亲节特辑】

*不是盾铁的肉,对卡肉表示抱歉orz
*今天是父亲节,本来想写Peter跟Tony的事,结果看到另外一个梗(。)
*Steve和Peter真的很有父子感ˊ_>ˋ


一场大战似乎让所有人都很疲惫。

当然,这里的所有人不包括某个未成年的蜘蛛男孩,也许是第一次参与神盾局的任务让他很是兴奋,又或者是因为他终于能够和他的偶像们一起并肩作战的缘故,总而言之,当所有人都原地休息,恨不得当场美美地睡上一觉时,我们的蜘蛛男孩,正四处寻找一个可以聊天的对象。

众所周知,蜘蛛侠什么都好,除了他那一张喋喋不休的嘴。在不断的四处碰壁之后,他忽然发觉坐在不远处的美国队长可能是个不错的聊天对象,于是他一点一点地将自己挪了过去,双手无措地放在膝盖上,老实地像个还在等老师发糖果的幼儿园小学生。

“Hello,Cap?”

Peter把双指并拢按在太阳穴上打了个招呼,但他实在过于拘束,上帝知道,这个动作让他看上去傻极了。

“你好,孩子。”

Steve笑了,四倍的治愈能力让他很快也恢复了精力,他成了在场为数不多还算精力充沛的人,并且事实上,他也很高兴有人和他搭话。

“Big fan,Cap,我从五岁就开始崇拜你。你知道,每个男孩都有英雄梦,我只是……哇喔!”

Peter说道,他抬起手比划着,想要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激动,但他的动作渐渐顿住了,因为Steve正微笑着注视着他,对方蔚蓝色的双眼仿佛有一种魔力,被这双眼睛注视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深陷其中。

Peter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样子有多么失态,他腼腆地收回手,面具下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他甚至想不出一个笑话来缓解气氛,当然,这是在我们伟大的美国队长听得懂他的梗的前提条件下。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尴尬,Steve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来,这让他看上去更加和善,全然不像是发布任务时严肃的样子亦或是面对敌人时冷峻的样子,Peter没有料到对方那么会那么亲切,他一直以为Steve是个更加古板老套的老男人。

“Cap,我想问一个问题。”

Peter像是终于鼓起了巨大的勇气,他抬起头,直勾勾地看向Steve,朝着自己的胳膊上做了一个比枪的手势,歪头问道:

“注射血清疼吗?Cap,我当初被蜘蛛咬,伤口的地方疼了一个礼拜呢。”

Steve愣住了,就在一秒钟前,他还好奇地想要知道Peter接下来要问点什么,在理解了Peter的问题后,他不由得放声大笑,这让周围人同时投来疑惑的目光,两人则连忙用眼神示意他们没事。

“很有趣的问题,Peter,我得好好想想。”

Steve说道,他的脑子里浮现出他很久都没有回想起的画面,他躺在那个绿色而巨大的铁皮机器里头,十几个注射器同时将血清注射进他的身体,然后霍德华打开了那个会发光的机器,老天,那可真疼,那时他以为自己要死了,全身的血液仿佛在一瞬间冲上了他的脑袋,他头疼欲裂,所有的骨头都像是裂开再拼起来一样,他几近昏厥。

好在他挺了过来,那是他强大的意志力第一次真正地彰显出它的价值,在今后的漫长岁月里,它也同样救了他很多次。

他记得那时他睁开眼,博士和霍德华一左一右地围了上来,他从未感觉到自己那样有力,他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力量,而佩吉则冲到了他的面前。佩吉……笑起来像是在发光的佩吉,生气时会用枪射击他盾牌的佩吉,在通讯器里哭着喊他名字的佩吉,无论是哪一个,他都是喜欢的。

“嘿——Cap?”

等待了许久也没有得到回答,Peter忍不住伸出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眼里满是担忧。

“是我说错话了吗,如果你不想谈的话,没有关系的。”

Peter用手撑住了下巴,他偏过头,右手的食指不安地敲打着自己的脸侧,他眼底的真心实意的关切让Steve感到一阵温暖。

“抱歉,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来,那的确很疼,甚至难以呼吸。”

Steve朝他俏皮地眨了眨眼,Peter则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方的回答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他换了一只手撑住下巴,指头在他的脸上压出几个小窝,他用好奇宝宝般的眼神盯住了对面的美国盾牌,他甚至不由自主地晃起了腿,语调轻松而愉悦:

“那过去的学校是什么样的?过去的爆米花呢,和现在一样好吃吗?过去的女孩子害羞吗,要知道上次我救下了一个女孩,她二话没说就亲了上来……”

Peter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Steve的思绪却是越飘越远,他有太久太久没有与人说起这些,午夜梦回,他偶尔也会想起过去的事,有些是在他还是颗豆芽菜的时候,有些则是他变成了美国队长之后。

如果没有那场战争,他会继续念那所艺术学院,学习绘画,那所学校的校长是位年纪很大的女人,很关照他,也很温柔。

那时的影院已经有了爆米花,但很贵,所以他很少买,他通常会带上两个苹果派,一个是他的,一个是Bucky的,苹果派是布鲁克林的特产,而Bucky妈妈做的苹果派则是他吃过最棒的。

Bucky,总是带他去参加四人约会的Bucky,女孩们的目光从来不会从他的身上离开,他可没觉得那时的女士们有多腼腆,好吧,也许是比现在的要腼腆一些,他想起那个自顾自亲吻他的女士,那是他第一次亲吻女士,他得承认他慌了神,这才没有第一时间推开她。

太多的东西他还记得,太多的人他难以忘记,没有人问起这个,大家有意无意地避开这个话题,即便是不小心提起,也都会默契的闭口不谈。就好像是一个共识,不要跟Rogers提起过去的事,那会让他伤心。

但直到眼前的这个孩子,总是唠唠叨叨地蜘蛛男孩向他问起这些,他才意识到那些记忆有多么美好,才意识到他有多想和别人分享他的那些幸福时光。

他抬起眼睛,眼睛里多了很多光亮。

“Well,Peter,这说来话长。”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