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夜夜夜夜

全职漫威SPN粉,没有CP洁癖,欢迎各种邪教安利ˊ_>ˋ

【双D】我的下属有话跟我说可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看完NYSM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啊
*双D太冷了,只好自割腿肉,同好求投喂
*这次是一个傻白甜到极点的故事,ooc都算我的,我自己都觉得ooc......
*Dylan/Daniel



Dylan觉得Daniel有话想对他说。

这很明显不是吗,即便他没有Merritt那样的读心能力,也并不妨碍他通过对方多次的欲言又止和想要隐藏却又没有掩饰得很好的眼神里看出这一点来。

但仅仅是这样了,他只知道Daniel有话要说,却不知道对方想说点什么。

Dylan绝对不是个好奇心过盛的人,并且他也很尊重队友的主观意愿,换言之,只要Daniel不主动开口,他就什么也不会问。但是天知道,成天被一个人用那种“上帝啊,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你”的眼神看着,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不自在,这也间接导致了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Dylan和Daniel从见面还会互相打个招呼问好发展到后来连消息都干脆靠短信来送达的状态。

Merritt是第一个发现他俩不对劲的,那时他们呆在一个酒吧,Merritt的视线在不远处沙发上的几个金发美女身上停驻了一会,轻而易举地发现其中一个女孩的男友出轨了,而在她身旁和她聊得正high的姑娘正是她男友的出轨对象,poor girl,感叹了一声后他回过头来。

但他很快便发现,自己身边的leader可能更需要他的关怀。

“你感到烦躁,这很正常,工作?一定不是工作,是别的原因......”

他伸出手在Dylan面前打了个响指,而后者只是抬头地扫了他一眼,接着便继续喝他的啤酒。

“我没有事。”

“Come on,这话你骗一下Jack可以,骗我可有点难,T...L...D,没错,D,Daniel!啊哈,这就有意思了,他怎么惹你了?”

“他没有惹我,Merritt”

“但他是你闷闷不乐的源头。”

Merritt打断了他的话并凑上前来,企图直视对方的眼睛,用他的话说是心灵的交流,而Dylan却有意回避了他的目光,尽管他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为此感到烦忧。

“嘿,boss,我得说,”Merritt扬起头,灌下了几口酒,摆出副过来人的姿态,“我太了解Danny那小子了,他不仅控制欲强,而且表达能力薄弱,我不是说他口才不好,我是指,你知道的,情感表达薄弱。”

“我觉得他有话对我说,”Dylan若有所思,“但我不知道他想对我说什么。”

“为什么不问问呢?”Merritt搭上他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语气让他活像个推销自家姑娘的中年妇女,更何况他原本就显老,“他也许只是想跟你说句抱歉,你可以让他请你吃个饭,这对大家都好。”

Dylan觉得他似乎明白后面那句对大家都好是什么意思了,的确,最近只要他和Daniel同时出现,气氛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变得尴尬,这样下去确实不是个办法。

但,是抱歉吗?

十分疲倦地揉了揉眉心,Dylan习惯性地看向不远处,Danie的l双手插在外套的兜里,背微微拱着,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而Jack正在开心地和他比划着什么,一旁的Lula挽着他的手臂,笑得十分灿烂。

年轻人果然没有什么代沟。他这么想着回过头来,看到了眼角满是褶子并正在继续打量姑娘们的Merritt,愈发鉴定自己看法地喝了一口酒。



“我觉得是谢谢,”Jack歪着头猜测道,“可能他想谢谢你救了他,但他不好意思开口。”

Jack的睫毛很长,长得几乎都要赶上Lula,这让他笑起来很是迷人。Dylan觉得Jack是这四个人里最省心和最懂事的,至少相对来说是这样。

前提是忽略掉坐在他腿上的Lula的话。

“为什么不是我爱你?”Lula摊开手,一脸的不敢置信,“他救了你,我们甚至没反应过来他就跳下去了,而且我敢打赌,如果你那时候没醒他肯定会帮你做人工呼吸,亲爱的,我敢发誓。”

正在喝水的Jack因为这句话呛到了,起初他出于礼貌地拼命憋住笑意,结果反而弄巧成拙,于是他索性不再掩饰地一边咳嗽一边笑了起来,最后竟然严重到要Lula帮他拍拍后背才有所平复。

“抱歉,Dylan,”年轻魔术师眨了眨眼,和他腿上同样可爱的女魔术师对视了一眼,斟酌着开口,“为什么不问问他呢?逃避从来不是个好主意。”

“我同意!”一旁沙发上的Merritt懒洋洋地举起手表示赞同,还不忘添油加醋道,“要是紧张你可以想象Daniel的裸体。”

“谢了,我想我还是更喜欢他穿衣服的样子。”

Dylan站起身,觉得所谓的“调节关系,人人有责,老大我们支持你”的讨论会完全是个笑话,他丝毫没觉得在座的其他人有认真地帮他出主意。

但他必须问个清楚。他想。


Dylan经过Daniel房间时,门紧紧地上着锁,好在Jack在来之前给了他一个万能的小工具。

Dylan知道自己在魔术方面算不上天赋异禀,这也是他四处寻找这些年轻魔术师的原因。但如果一定要说他擅长什么,那可能就是开锁了。

如果他直接敲门会怎么样呢,他想。毫无疑问,Daniel会在他开口前先说上一大堆的话,仿佛全世界就他说话不需要停顿似的,然后他会竭尽全力地表达“我正在忙没什么好说的下次吧”之类的意思,他尝试过,不是第一次了。

想到这,他有点头疼地看了看手里的小钥匙,但最终解决问题的需求还是占了上风,他把“钥匙”插入锁中,没费什么力气就打开了房门。

格林尼治的天眼总部有着十分齐全的魔术道具,但Daniel坚持有些东西是比较私人的,所以他不远万里地搬来了许多原来出租房里一些小玩意,包括他那面很宝贝的镜子。

因此,当Dylan进入房间,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景象。

Daniel站在他最喜欢的镜子前,像是刚刚洗完澡的样子,他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宽松的浅蓝色内裤,脖子上挂着一块毛巾,双手时不时地搓着,像他平时准备上台前一样。

老实讲,Dylan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如果对方要是没有剃短头发,现在又会是副怎么样的光景,他想起第一次见到Daniel,那时头发还打着卷的他站在街头表演魔术师们最习以为常的纸牌魔术,嘴里说着“The closer you look”的同时点亮了旁边整幢大楼。

他从那时起便相中了Daniel,这个语速和手速都极快的魔术师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自信,骄傲,极强的控制欲和对于魔术的热爱和坚定,这些东西说起来很普通,每个优秀的魔术师都有,但Dylan就是莫名的觉得,Daniel是他所要找的人。

Dylan忽然觉得这场对话又变得无关紧要起来,至少Daniel还呆在这,没有打算离开。这就足够了,至于他想对自己说什么,又或者是说还是不说,都是他自己的事,自己没必要太过在意。

这么想着,他捏住把手,想要像来时一样静悄悄的退出去,但Daniel没有预兆便响了起来的声音吓得他差点砰上了门。

“Dylan,”Daniel开口了,Dylan发现他并没有发现自己,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知道自己最近很奇怪我也知道我在躲着你,你猜怎么着,不是因为我一直很讨厌你,等等我说出来了吗好吧我其实一直很讨厌你,从见你第一眼起。”

Dylan的手松开了门把。

“你说我傲慢,我回应你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先我一步,因为我会先你三步五步七步等你以为你靠近了我砰得你会发现我正站在你身后,我把手铐铐在你手上捉弄你满大街追着自己跑,没错被你发现了所有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以至于我后来得知真相后很尴尬,嗯?从来都是我在耍别人可你耍了我。”

Dylan笑着挑了挑眉头,就在前几秒,他还想着离开,但现在,他想听下去。

“我很不爽很不爽你是我们的头儿,你做事太保守太考虑后果,我们躲避中度过了整整一年这让我的控制欲前所未有的膨胀甚至让我想要取代你成为新的leader,但结局是你救了我,还差点丢掉自己的命。”

你也救了我。Dylan想,他对当时的记忆有些模糊,他知道自己的力气已经用尽了,而他当时正待在数米深的河水之下,即使出了铁盒也无法回到岸上,但他还是坚持着冲了出来,他只记得一个拥抱,只记得自己不断地上浮,只记得失去意识前自己最后想的是。

好在我也给自己留了一手。

“但我终于发现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头,我认可你,相信你,在伦敦的表演上介绍你,可我从来没对你说...”

说什么?声音戛然而止了。

Daniel看了看表,又对着镜子揉了揉自己的脸,深呼吸了一口气。

“我到底在说什么,”他拿起一旁的矿泉水,口气里满是抱怨,“第一百三十五次,你到底在干什么Daniel,再不好好说话你们可没法修复关系,他已经连见都不想见到你了。”

谁?我吗?Dylan的表情有点呆滞。

“好了伙计,再来一遍,你可以的,”Daniel拍了拍脸来给自己鼓劲,“Dylan,我想对你说———”

抱歉,谢谢,Dylan想,会是哪一个呢?

“我爱你。”

像是一个小原子弹在他脑子里炸开,砰的一声,他仿佛听到同时有一千个Lula同时在自己耳边尖叫着喊“Bingo”,Dylan觉得自己不会呼吸了。

已经没有回房间上谷歌搜索“我以为我的下属想道歉或是感谢可没想到他居然喜欢我这该怎么办”的时间了,因为告白的那一方,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镜子前傻里傻气地排练的那位年轻魔术师,发现自己臆想中的告白对象就站在门前,并且很显然什么都听到了。

那一瞬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先生气还是先玩失踪,很显然两个都不是什么好选择。

两人无声地对视了一会,忽然,巨大的音乐声响彻了整个房间,Maroon5的《Suger》回荡在空气中,唯恐天下不乱的三人组从沙发背后冒了出来。

“铛铛铛铛!”

Lula第一个跳出来,极为自豪地表示这是她选的曲子,非常适合最近一阵子Daniel的状态。

Jack表示他想选更浪漫一点的曲子,但是拗不过Lula。

Merritt则在房间里下了一场纸牌雨美言曰增加气氛,并表示这是他练了很久的新技能。

当你的朋友都是魔术师时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你可能没有什么隐私可言了,好消息是,他们只会在你烦恼和需要的时候抓取你的隐私,并想办法帮助你。

还有什么比在一场纸牌雨里告白更适合一位魔术师吗?

没有了。

Daniel在好友们暧昧的目光中耸了耸肩,转向对方。

“You see,won't you come and put it down on me?”*





*歌词,我知道这首歌很土,但是不过听了多少次还是觉得甜得发齁,很适合恋爱中纠结的人。

评论(1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