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夜夜夜夜

全职漫威SPN粉,没有CP洁癖,欢迎各种邪教安利ˊ_>ˋ

下雨天【随手一发】

*一个第一人称视角的小段子


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我出乎意料地扬起了眉头。


鉴于店铺离停车的地方只有一条小巷的距离,我们迎着纽约的小雨步行来到了这里。我猜想这大约是家饮料店,因为外头橱窗上印着“麦乳精”和“冰淇淋”字样的海报恰好到处了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也不得不承认它们看上去棒极了——前提是它们能填饱我好些天没有进食的肚子。

“我去去就来。”来自布鲁克林的老男人开口道,老旧的褐色皮夹克贴在他略微拱起的脊背上,那人金色的刘海被雨水打理得很是服帖,老老实实地粘着额头,这让他看上去多少有些狼狈。我耸了耸肩膀表示认同,并随意地打量起店内的装潢来,两侧整洁干净的墙壁上贴着不少海报,有的黑白,有的则显得分外斑驳,我注意到丽塔海华丝的照片也出没其中,配合着从留声机样式的播音器里倾泻而出的民谣歌曲,是典型的怀旧风格。

“加州之梦,哈?”我朝着店铺的主人说道,门铃恰好发出响声,冒雨归来的男人也听到了,他湛蓝色的眼睛流露出一丝惊讶,但转瞬即逝,接着便变戏法似的从他那被我批判已久的外套里摸出了两个锡纸包来,很老土的保温方法,却也很实用。

“怎么,我能听出这首歌让你觉得不可思议?”我揶揄道,毫不客气地选了其中一个,腾腾的热气透过锡纸散发而出,光是从指尖传来的温热就让我食欲大作。他不予置否地挑眉——无疑掺着点讽刺,随即他客气地问老板要了两杯草莓味的奶昔,直到这时他才撕开包装,深褐色的酱汁混着沙拉从被咬下一大口的汉堡里溢出来,香气逼人。

“我听过你的歌单,充满了……”他犹豫着,更像是在斟酌用词,但他最终也只是挤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来,“我不知道怎么描述。”

“喜欢听重金属并不代表我不会欣赏旧时代的摇滚,你得知道这个。”我回击道,分量十足的肉汁同样在我的味蕾上炸开,或许是饥饿的缘故,我从未想过路旁小摊上的汉堡会这么好吃得难以形容。“你说得对。”又一次抬起头,他用他那总是让我不满,却又无法拒绝的眼神看向我,接着他别过头扫视四周,姿态随意且放松。

“你是要告诉我这个姑娘的外婆曾是你的老情人吗?我敢说一点都不会感到惊讶。”目送着端来饮品的女孩离开,我的视线重新回到面前男人的身上,史蒂夫在这里的样子有些不同寻常,这足以使我好奇。“如果这就是你为什么带一个身价亿万的富翁来到这的原因,那你大可放心,我会多给一点小费的。”我打趣道,漫不经心地吮着奶昔,甜味的滋润让我因通宵而头疼的脑袋都好受了些,老实讲的话,确实还不赖。

“你总是嘴不饶人,托尼,但我的确来过这。”他顿了顿,像是回忆起什么地望向窗外,开始谢幕的雨珠淅淅沥沥地敲打在桌边的玻璃窗上,尾音铿锵,过了半晌,作为补充的话语才低声传来,“她的祖父是我过去的战友,她的曾祖母很照顾我。”

那一瞬间,我猜我看到了不知名的星火在他蔚蓝的眼瞳之间再次点燃,一个人的记忆永远比他本人更了解自己,因为它从不会丢掉那些值得存档的东西,有时它们剥落,正如有时它们会被唤醒,城市,人民,和这片他为之奋斗的土地。

没有再说话,我只是随着他的目光一同朝外看去,落在玻璃上的雨滴越来越稀,我扬起头,看到稀疏的阳光照进了云里。

雨很快就要停了。

评论

热度(9)